Mavees时尚网
年轻人乐园

请微信扫码关注

从《小白船》到《两只老虎》,童谣怎么就变“阴乐”了?

作者:ACGx
2020-09-07

文章经授权,转自公众号:ACGx   微信ID:acgxclub

标签:时尚   潮流   时尚网   时尚网站   潮流网站   潮流文化

听说你也患有“童谣PTSD”!


今年夏天,最能带来清凉感的歌曲,莫过于《小白船》了。
“蓝蓝的天空银河里,有只小白船……”在人气网剧《隐秘的角落》中,悠扬的歌声、稚嫩的童音与残忍的凶杀案关联起来,为观众带来别样的观剧体验。以至于只要这首童谣响起,观众们就会意识到剧情走向不妙,无辜的角色将迎来死亡结局,所以《小白船》也被冠上了“阴乐”的名号。


作为一代代人口耳相传、带有浓厚地方特色的童谣,风格大多活泼明快、宛转悠扬。但在国内外的文娱作品中,童谣和洋娃娃、木偶、发条玩具、八音盒等一样,早已成为悬疑、恐怖故事的常见元素。


| 童谣背后的黑暗历史

童谣虽曲调简单、歌词朗朗上口,但要深究其内涵就会发现,有些歌谣背后的故事,远不像世人想象得那样纯真美好。
根据百科资料显示,《小白船》原曲是朝鲜的安魂曲《半月》,作曲家尹克荣为了自己去世的姐夫而创作。有一种说法认为,尹克荣创作时正处于朝鲜日据时期,《半月》同时也在暗喻失去国土的痛苦。
后来,《半月》被重新翻译填词成《小白船》传入中国,保留下原曲的歌词大意。桂花树、白兔、晨星等意象,展现出对天空的想象与探索,深受小朋友的喜爱。但“飘呀,飘呀,飘向西天”等歌词,也能让人联想到其“安魂曲”的内核。
像《小白船》这样,用美好意象或轻快曲调掩藏深刻含义的童谣,在世界范围内还有不少。例如英国《鹅妈妈童谣》收录的八百多首民间童谣中,就有不少童谣用欢快的节奏,展现黑暗恐怖的内容。


其中流传极广的一首童谣,便是《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伦敦大桥倒下来)》。正如这首童谣的名字与歌词那样,历史上伦敦桥曾因战乱而多次倒塌。但也有一种说法认为,歌曲其实隐喻的是残酷的祭祀仪式,称“将孩子埋到桥的地基里,他的灵魂将守护桥梁屹立不倒”,此类传言也为这首童谣抹上一层神秘、诡异的色彩。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被多部影视作品所引用,像《黑执事》《东京残响》《心灵侦探八云》等日本动画里都曾出现这首歌谣,往往与角色生命受到威胁、神秘祭祀活动等情节相关联。


同样出自《鹅妈妈童谣》的《Ring a Ring o' Roses(玫瑰花环)》也是如此。直到现在,小孩子们还会手拉手,一起唱着这首童谣,玩转圈圈的游戏。
圆环形状的玫瑰装满口袋的花束灰烬,灰烬我们都要倒下
有一类说法称,童谣描述的是欧洲中世纪被称为“黑死病”的大瘟疫,“圆环形状的玫瑰”是指疾病早期的红疹症状,“花束”为病人祈福,“灰烬”暗指病人打喷嚏的症状,“倒下”则意味着患病致死。在游戏《瘟疫公司》里,当感染死亡病例超过一定数量之后,也会响起这首歌。
这些所谓的“暗黑童谣”,创作者往往是成年人,期望表达自己对历史、社会、生活的见解,并借儿童之口传唱。童谣会呈现时代背景、反映部分现实,《鹅妈妈童谣》中的疯子、杀人犯、坏小孩等角色,都是欧洲中世纪至工业革命时期的底层人民形象。
童谣会记录下各个国家地区的历史文化,与政治、宗教、社会、经济、自然等因素息息相关,其中不乏今人看来荒诞、怪异、暴力、血腥的内容。例如在古代日本,人们会将刚满七岁的孩子祭献给山神以求丰收。改编自古代日本樱花童谣的歌曲《送七子》,灵感就源自于此,歌词和《地狱少女》阎魔爱悲惨的经历相吻合。悲剧内容与童谣形式对比鲜明,更加凸显出故事情节的绝望与残酷。


| 童谣为推理悬疑、灵异惊悚作品制造反差

除了那些本就带有沉重背景故事的歌谣,让童谣“变质”的另一重要因素,可能还得数文娱作品的助攻。
像《鹅妈妈童谣》中的故事,同时也会成为创作者丰富的灵感来源,将其作为推进故事情节的线索。著名推理小说家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创作的《无人生还》,就引用了童谣集里的《十个小黑人》。十位曾犯下罪责的主人公聚集在一座孤岛上,无论他们作何挣扎,都没人能逃过童谣的预言。角色避无可避走向死亡,也带给读者们“善恶到头终有报”的复仇快感。


如今在推理小说领域,“童谣杀人模式”已经相当常见。比如阿加莎·克里斯蒂另外两部作品《黑麦奇案》《捕鼠器》,横沟正史的《恶魔的彩球歌》、东野圭吾的《白马山庄杀人事件》、绫辻行人的《雾越邸杀人事件》等作品,都让童谣与案件挂钩。这些童谣既能够预示杀人手法,也能误导警察办案,还可以成为揭开凶案谜题的工具。
不仅是小说,影视剧也将传唱度极高的童谣,作为剧情关键节点的背景音乐。例如在香港惊悚片《尸气迫人》中,传统粤语儿歌《月光光照地堂》,就分别在片头租客坠楼、中期展现诡异氛围,以及结尾揭开真相时出现,作为整部影片的重要线索,《月光光照地堂》也推动影片从恐怖到悲凉的转变。
除此之外,网剧《暗黑者》中纪念逝去孩童的《月亮粑粑》,电影《我是证人》里凶手哼唱的《虫儿飞》,贯穿整部《失踪人口》网剧的《红河谷》,以及热门网剧《隐秘的角落》里的《小白船》、《非常目击》中的《送别》,都让童谣显得灰暗且沉静。


或许是童谣本就具备的治愈属性,与惊悚、恐怖、死亡的反差效果太明显,一些影视作品的原创歌曲、改编音乐,也开始模仿童谣的曲风。

上世纪80年代,由林正英、许冠英、钱小豪等主演的灵幻功夫片《僵尸先生》中,令人印象深刻的《鬼新娘》实为原创歌曲,但儿童合唱团的演绎让“天际朗月也不愿看……明月吐光,阴风吹柳巷,是女鬼觅爱郎”的歌词更显诡谲。
《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破》里初号机暴走撕碎三号机时响起的《道别在今日》,改编自上世纪60年代森山良子演唱的流行歌曲。改编后的歌曲,用清新的女声伴随小孩子们稚嫩的和声,与暴力、残酷的画面形成强烈的感官冲击。


配乐作为影视作品中的灵魂,对氛围营造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影视作品中的童谣,往往不完全是歌曲本身在传递惊悚情绪,而是当作品展现恐怖、惊悚或灵异画面时,剧情和稚嫩童声形成强烈反差,更具戏剧张力、让人印象深刻。童谣的传唱度越高,观众们也越容易被熟悉的曲调所触动,从而催生出令人绝望的压抑感受。
不论展现黑暗历史的童谣,还是普通歌谣被用在文娱作品中渲染氛围,如今人们谈及童谣时的感想,已不再像童年时期那般纯粹。尤其当《小白船》因《隐秘的角落》被观众们熟知,大家开始对童谣背后的另一面感到好奇:
《两只老虎》好诡异,为什么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
《泥娃娃》歌词为什么这么吓人,旋律也如此凄惨? 
《种太阳》为什么要种这么多的太阳?“到那个时候,世界每一个角落,都会变得,都会变得温暖又明亮”是不是暗指核战争?
……
从这些问题来看,当代观众已然患上“童谣PTSD”,会认为天真烂漫的童谣能给人“背后一凉”的体验,也就不奇怪了。

-END-





提示:1Mavees时尚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有侵害到您的版权与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2Mavees时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Mavees时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Mavees时尚网或将追究责任;3如果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请联系作者本人4作者投稿可能会经Mavees时尚网编辑修改或补充5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avees时尚网立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抢沙发吧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确定

订阅

订阅Mavees时尚网通讯,您绝不会错过潮流、新鲜、好玩、有品的年轻人资讯。